传承与实践:抗疫一线新时代中医人|白衣无所惧,名与汉江流

发布者:团委发布时间:2020-05-19浏览次数:13

编者按:在抗击新冠疫情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,上海中医药大学227位白衣战士毅然加入援鄂医疗队,英勇逆行共抗疫情,体现了上中医人的力量与担当,他们的事迹和精神也深深鼓舞了广大的中医学子。校学生会、研究生会走进援鄂的医务人员代表,开展《传承与实践:听援鄂青年讲讲战疫故事》系列访谈,了解他们的战疫故事,激励一位位中医青年传承使命初心,力行实践报国。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认识来自龙华医院的李交老师。

2019年底爆发的新冠疫情,让全国人民在家了不短的时间,但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没有在家享受的时光,却坐上那趟独一无二的航班,跨越山河,奔赴湖北,用逆行者的光为迎来日出点燃希望。他们是来自全国的四万余名医护人员,今天,我们想和大家分享这四万分之一——李交医生的援鄂所见所闻所想。

李交:男,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肾病科副主任医师,国家中医医疗队第四批、上海市第七批、龙华医院第三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。

雄关漫道我来踏

 

Q:您是什么时候接到通知要去援鄂,您当时为什么选择报名?

A:我是214号的时候接到医院的通知,鼓励大家有自愿报名援鄂,准备组建医院的第三批援鄂医疗队,同时也是第四批中医国家队,14号晚上报名以后,15号一早就接到了正式通知,安排好家里就赶去了医院,下午就飞武汉了,很匆忙。当时报名也没有想很多,一方面,前期已经有两批同事援鄂,我们也很清楚那边的状况,雷神山、火神山医院刚刚建好,肯定很缺人,全国的医护人员都在援助武汉,我也有心理准备,如果医院需要人我肯定愿意去,另一方面,我爱人也在龙华医院工作,在发热门诊一线,也发现过新冠肺炎的病人,同样作为医生我也很想为疫情尽一份自己的力。

Q:出发前,会有一些担心吗?

A:担心肯定会有,担心自己也担心集体,首先要做好自身的防护,因为一旦你感染了,那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,你所在的病区、你的整个医疗队以及你住的宾馆,大家几乎都在一个密闭的空间工作、休息,可能会造成无法估计的后果,所以这方面还是比较担心的。

Q:在雷神山医院的工作与以往有什么不同,平时的作息是怎样的?

A:在那边的工作和在龙华的工作基本上是一样的,区别就是穿了防护服,可能会有一些不舒服,活动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,其他都差不多,因为是和市中医院联合接管C5病区,都是平时熟悉的同事,工作起来也都很默契,没什么太大的困难。工作时间也基本和在龙华一样,三班倒,工作时间8h,加上穿脱防护服、消毒、来回路上的时间,基本在12h左右,尤其是后面医护人员比较充足以后,更强调医护人员的防护和休息,不会让大家连轴转,所以工作上的压力不是很大,主要还是刚刚提到的,心理压力比较大。

 

一人一方一辩证

 

Q:您所在的医疗队大概收治了多少病人?在救治的过程中中医药的参与度大吗?

A:第一批接收了40多个病人,总计大概收治了110多个病人,重症患者在20%左右,其中又有2-3个危重症患者,西医没有什么特效药,一开始推荐使用的一些抗病毒药比如阿比朵尔,有很大的副作用,造成很多患者肝损,后来我们就不几乎不用西药了,全部使用中药,中医学中的一些抗炎与排痰的治疗效果很好,最后我们病区在雷神山医院的抗生素使用率是最低的。但是中医的特点就是辨证论治,不可能哪个方有效就给病人都用哪个方,主要还是要根据病人的具体情况,比如病人是感染早期有表证、有发热,治疗方案肯定是解表,病人如果已经发病两周了,之前没有床位现在才收进来,这个时候的治疗方案肯定和新发的完全不一样了,到后期,病人的肺部炎症慢慢吸收,要达到出院指标,你采取的治疗方案就又不一样了,不可能拟定一个方子一直用下去,主要还是查房的时候根据病人的具体情况,我们自己来调整处方。

Q:您用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患者的体会?

A:当时国家也会有一些《指南》,我们带队的方邦江教授也根据具体情况拟了一个基础方,表里双解的,也包含一些已经研究明确的具有抗病毒药理作用的中药,我们在临床上主要还是根据病人的具体情况,再加减一些药味来使用,把辨证论治和现代药理的一些研究结合起来运用。在后期的时候,我个人给病人开方主要以活血化瘀为主,尤其是重症病人,他的微循环障碍,在中医来看就可以算作是瘀血,国家《指南》里也推荐了血必净,其实也是红花、丹参等活血药为主静脉注射液,这个我们也会给病人用,同时我们也结合中医的一些外治法,比如针灸、穴位敷贴、养生操等,就算这是安慰剂,其实对病人也有很大的帮助,因为在这场疫情中,病人会面临更大的心理压力,让病人更加快乐、保持一个积极健康的状态,也是病人康复的一个重要方面。

Q:在雷神山医院,有什么难忘的故事?

A:值得回忆的事儿有很多,雷神山的志愿者、患者、家属都很令人感动,让我印象比较深刻的主要还是大家的真情和互相的关爱,有一些年纪比较大的患者,住进来以后,会一直担心家里的老伴没人照顾,一直要求出院,这样的患者,自己生病了还一直想着照顾别人,而且不止一个,还是挺令人感动的。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患者,也是年纪很大了,而且有一点痴呆,需要人照顾,但是传染病房不可能有家属陪护的,后来我们就特地把他的一个年纪轻的朋友和他安排在一起,他的朋友一直在照顾他,而且后来年纪轻的患者康复了,可以出院了,但是他一定坚持要在这里继续陪护这个老人,直到老人也康复出院,这些小故事也让我感觉到,我们真的是一个有爱的、团结的民族,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,真的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。

 

抗疫归来从头越

 

Q:您觉的这次援鄂的经历给您带来了什么,会对您有什么影响?

A:我希望这件事情不要对我有太大影响,这段经历过去就过去了,我不想再和别人说我以前如何援鄂、多么光荣,或者希望国家给我什么照顾,我们这些援鄂的医生,之所以去援助武汉,就是想踏踏实实做点事情,我们不要求别的,也没有需求,现在国家给我们援鄂医生的荣誉和待遇,已经让我感觉太多了,甚至觉得要超过我的付出了,所以我希望这段经历对我不要再有什么影响了,疫情快结束了,大家的生活都恢复正常,经济慢慢恢复起来,我觉得就很好了。经历过就可以了,放在心里就行了,不希望再被反复的提到,这样就最好了。

Q:将来有机会的话,会和家人朋友一起回湖北看看吗?

A:会的会的,一定会的,这次我们去了一个半月,只在两个地方,酒店和病房,所以我们打算明年的时候,整个病区一起回去看看,再看看我们战斗过的地方,也游历一下我们祖国的大好河山。

 

作为一名医生,李交老师不仅有“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”的周密和细致,更有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的无畏和担当,疫情爆发时,无数个李交老师用他们的肩膀扛起了普通百姓的天,疫情渐渐过去,我们不能忘记他们的奉献,作为医学生,更要以他们为榜样,将来国家有需要我们的时候,我们也能像老师一样,扛得起这份责任!